本网站所有在线销售的快递都是正常发货,请放心购买!!

首页 > 快递空包 > 拼多多快递空包网浅析:为什么小米、三只松鼠不需要自建工厂?

快递空包

拼多多快递空包网浅析:为什么小米、三只松鼠不需要自建工厂?

更新时间:2019/7/25 / 阅读次数:210

  拼多多快递空包网浅析 :来源:峰瑞资本(ID:freesvc)


  本文讨小米与三只松鼠的模式,以及中国的制造业。


  这两年,围绕小米和三只松鼠的一个共同话题是,小米、三只松鼠为什么不自建生产制造工厂?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“自建工厂”被视作一枚盾牌,它和“质量保证”划着等号。


  回顾消费零售在中国这30年的变迁,我发现一些有趣的事实,希望能和你交流探究。进入正题前,我先抛4个题目:


  中国的家电行业,依次出现了长虹→国美、苏宁→京东→小米,为什么是这个次序?它们诞生的年代分别是什么景象,它们是怎么崛起的?


  对家电行业来说,为什么“京东”这种渠道模式之后,是“小米”这类品牌模式?


  坚果零食行业,依次出现了洽洽→来伊份、良品铺子→三只松鼠,为什么是这个次序?它们出现的年代长什么样?


  如果拿家电行业类比,为什么坚果零食行业,没有出现纯粹的渠道模式“京东”,直接跳到了品牌模式“小米”?


  以及,为什么说感谢中国的制造业?


  希望能带来新的思考角度。欢迎在文末分享你的看法。


  一个企业能成功,永远是时代在创造机会。在任何一个时间点,供需关系都是带来商业模式创新机会的宏观因素之一。


  我们所熟悉的任何行业都会顺次经历“供不应求”、“供求平均”、“供过于求”这三个阶段。而且,当一个行业到“供过于求”状况的时候,通常它就开始孕育下一个阶段的“供不应求”。供给与需求的天平,在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不平均的。


  在供需关系里,通常存在两种情况:需求总是领先于供给;优质供给总是稀缺的。作为结果,我们能看到,在供给与需求的差最大的时候,往往产生出了最大的创业机会。


  过去30年消费零售行业的发展,可以描述为:城镇化和住户收入的增长,创造出了新的零售和消费需求;上一波零售和消费行业的玩家,没有做好筹办来承接这种需求,于是创造出了需求和供给之间的缺口;这道缺口,可以由新的玩家借助新的渠道、新的流量、新的商业模式来满足;同时,中国制造业本身发展出的供应链能力,可以在制造端,去合营新的玩家满足这种需求缺口。


  以家电行业为例。过去三十年,家电行业在中国的发展,已经走完了一个完整的“供不应求”→“供求平均”→“供过于求”→新的“供不应求”的循环。在这个过程中,依次出现了长虹→国美、苏宁→京东→小米。


  1980年代,我还在上小学的时候,中国的家电产品极为匮乏,进口家电就更为紧俏。即便是国产的,在当时也需要凭票购买,而且是有配额的。那显然是个供不应求的年代,家电并不是家家户户都能轻易拥有的,它变成了衡量一个家庭经济水平和生活质量的重要乃至唯一指标。


  1990年代,工业开始发展,伴随着收入的增长,消费者的需求也开始增长,然而商业地产还没有大规模普及,商品依然供不应求,消费者也没有太多品牌选定经验。这个阶段冒头的家电品牌,都是生产企业变成品牌。


  既然稀缺,那么只要能做出来,就能卖;谁最能生产,谁就最厉害。海尔、美的、长虹,是彼时的电器生产大户,可谓当时的网红家电品牌。


  面对着庞大的家电消费市场,家电业的产能也过去所未有的速度增长,家电品牌快速增加,到1995年达到一个峰值,那年仅空调业注册的品牌就有400多个。行业竞争的加剧,让市场走到了供求趋近平均,乃至逐步供过于求的阶段。我们进入了买方市场。这从两千年前后家电行业残酷的、如火如荼的费用战,就得以窥见。


  在这个阶段,开始掌控话语权的公司,变成了那些能更好地触达消费者,并能让消费者享受更多实惠的公司。


  所以,大概从两千年开始的那10年中,中国度电平台最牛气的公司,是苏宁和国美这类家电渠道大鳄。在“苏美争霸”的年代,各种家电产品充满卖场,促销活动五花八门,贩卖员们热情解说。卖场成为小家电品牌们最重要的贩卖渠道,2008年,国美、苏宁营收分别为459亿和499亿。


  为了争夺用户,苏宁和国美以连锁经营的形式在核心城市抢占地盘,大举开店。在有些核心地段,消费者步行100米之内就能货比两家。为苏宁国美的线下路线铺路的是,伴随着城镇化的进行,始于1998年的商品房改革在运行了几年后,住宅地产和商业地产都开始下沉,从一线城市到二线城市,到三四线城市,再到县城。


  住房商品化是电器消费的重要推手,家电发展成为一个刚需的大品类。这不难理解,家电是商品房装修必备。地产商业化,则给国美苏宁这类线下连锁品牌提供了大量的可租售面积。直白地说,谁能开连锁店,商业地产就让谁进,就给谁好的房租费用。


  中国房地产的黄金时代长达20年,中国度电家当的增长势头也延续了20年。2008年中国度电贩卖金额为4345亿元,10年后的2017年贩卖金额险些翻番,达到8120亿元。2008年到2018年,谈到家电消费的发展,苏宁、国美功不可没,京东也贡献卓越。


  京东是从3C(家电、数码通讯、电脑)切入的,做的是标品电商,早期相当于国美苏宁的线上化。家电网购模式之所以成立,一方面是因为,互联网的快速普及,使得用户的供求信息能够数据化,京东这类更高效、对用户更友好的商业模式有了发展空间,另一方面,经过了国美、苏宁的教育,用户都知道电器有什么功能,应该怎么选,电器变成了标品。


  电器变成标品后,怎么挑就不是最重要的事情,比拼的是谁费用更低,服务更好,好比帮你送到家,帮你安装好,乃至还能退换货。


  这即是京东的优势。它把家电卖场从线下挪到了线上,给消费者提供了更大的便利,更多的选定,更实惠的费用,更高的交易效率。显然,京东对用户越来越好,是因为在家电行业的供求关系中,我们已经从凭票购买的阶段,发展到要求着消费者来买了。


  家电行业发展到了供过于求的阶段之后,又开启了一个新的供求平均的循环。从苹果手机一货难求,乃至需要排长队才气买到,到小米手机初期一度卖断货,再到近几年华为某些高端系列的产品开始抢手……这些发生在我们生活中的例子,都可以佐证消费电子行业又回到了用户需求晋级,呼叫产品创新,好产品供不应求的阶段。


  小米是这个阶段的典型代表,它把触角从手机伸到了电视、电饭煲、空气净化器、空调、洗衣机、LED灯、电动车、扫地机器人等家电平台,分割了传统家电企业的一部分市场。2019年4月,小米品牌智能电视登上了智能电视网络零售榜首,市场份额约18%。同年6月,小米还宣布成立大家电事业部。


  那么,题目来了。同样是品牌,小米和第一拨出来的电器品牌长虹相比,有什么不同?


  你可以说,小米能从家电行业百家争鸣的市场格局里杀出来,是因为小米的产品采取差异化竞争策略:夸大性价比,有设计感,智能化,重视用户体验,这些与用户消费需求的晋级不约而合。的确,现在的年轻人和成熟消费者对家电有自己的要求和标准,对品质与品牌有自己的看法和看法。


  除此以外,我想夸大的是两者另一个典型的区别:长虹是生产企业,小米却没有工厂,基本都是OEM(代工)和ODM(原始设计制造商)。


  为什么小米不需要自己建厂了?因为中国早已是家电制造大国,现有的供应链完全能够满足个性化、柔性设计的需求。早在2004年,中国生产的空调、冰箱、电饭煲、微波炉、吸尘器和电动剃须刀这6种家电产品的国际市场份额就已居全球首位。


  直白地说,当下中国的家电供应端既够好又够用,小米完全没必要自己建厂,它放大自己的优势,包括产品设计、IOT、渠道等能力,和后端的供应商密切同盟,就可以在广阔的家电市场里占有一席之地了。真的要感谢中国的制造业。


  中国的坚果零食行业也类似,过去30年经历了买不到零食,到能买到就不错,到想挑好零食,然后再到知道怎么挑好零食,又回到什么是好零食,即需求晋级,品质零食供不应求的阶段。


  在这个过程里,中国依次出现了洽洽→来伊份、百草味、良品铺子→三只松鼠等代表品牌。


  为什么是这个顺序,它们诞生的年代分别长什么样?


  在80后的记忆里,1990年代的零食乏善可陈:饼干、方便面、山楂制成的卷状果干果丹皮、和无花果没有半毛钱关系、由萝卜丝制成的无花果干、惟有零星芒果肉的酱制芒果核,炒货物类则以磕起来脏手的炒瓜子为主……卖零食的地方,主要是超市和小卖部,专营店是很少见的。


  1999年,洽洽改炒为煮,率先推出了口感更入味的煮瓜子,并通过黄底红字的牛皮纸包装、附送精心设计的卡片等较为新颖的营销手段,在消费者心中快速建立起差异化认知。


  洽洽瓜子是合肥华泰集团旗下著名的零食品牌,创始人陈先保在进入炒货市场前,成功办了冷饮食品厂。所以说,洽洽瓜子是道地的厂牌做了产品创新。


  来伊份、百草味分别成立于1999年、2003年。那是零食开始成长的阶段,品牌开始变多,但我们依然还在办理吃饱穿暖相关的题目,零食还没有发展成刚需。来伊份、百草味之所以能从线下崛起,一个重要原因是,恰逢商业地产和房地产的第一次下沉,为零售业提供了足够多可供出租的底商,新渠道需要品牌来吸引流量,线下连锁品牌迎来了发展时机。这点和国美、苏宁类似。


  截至2010年,百草味已拥有上千家线下门店。截至2011年,来伊份拥有2447 家直营店。同样地,成立于2006年的良品铺子,也是从实体店起家,据公开报道,目前线下已有2100家门店,线下贩卖占到6成。


  拿电器行业做对比,洽洽从模式上对应了“长虹”,是在产品稀缺供不应求的时代,生产企业创造了新的产品变成品牌;建立之初的来伊份、百草味和良品铺子则很像“国美和苏宁”,是线下零食连锁经营模式的代表,给用户提供便利的选定与购买渠道。


  两千年以后,伴随着电脑的普及和互联网对零售的影响,电商开始变成典型的零售渠道,这里面有诞生新品牌的机会。具体到零食行业,成立于2012年的三只松鼠抓住了天猫的流量红利,坚持做产品创新,不久前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。


  有意思的是,还是拿家电和零食行业做对比,虽然同样是从线上起家,但三只松鼠没有像京东一样变成纯线上渠道品牌,而是更像带有互联网属性的品类品牌小米。这是为什么?


  这与家电和零食的品类特性和发展速度不无关系。


  家电是生活必需品,在第一次住宅商品化的时候,就变成了一个大品类,且是标品。换句话说,它在成为垂直大品类之后,才遇到互联网,它的体量大到可以撑起一个线上渠道。从结果看也确实如此,京东靠它实现了起步。


  零食则不同。首先,中国的零食散、广、多,不是标品。其次,零食逐步成为一个大品类发生在2015年前后。那一年,中国人均GDP达到8000美元,国人的消费性质也发生了改变:消费不再围绕着生活必需品,需求在一轮一轮晋级。具体到吃,主食的消费份额开始下降,三餐以外的零食、保健食品等的份额开始提升。即便是吃零食,我们也不再满足于坚果炒货了,肉干卤味、饼干糕点也都是吃货们的心头好。


  过去4年,我们见证零食逐步成为近乎刚需的大品类,它变得日常化、娱乐化。在这个过程中,零食开始变得略供过于求,用户对于同质化的零食也开始疲劳。三只松鼠做了很多产品创新,以满足用户零食消费的晋级。好比,“每日坚果”产品接纳干湿分离包装设计,确保最好的口感;让用户感观和心理都得到满足的“巨型零食”大礼包;独创了瓶装坚果“小瓶果”,为零食赋予不同的消费场景,等等。


  在零食成长为一个大品类的过程中,互联网也是重要的推力。基于阿里巴巴的贩卖数据,第一财做生意业数据中心(CBNData)公布的2018年《中国线上零食消费趋势报告》显示,线上食品行业贩卖趋势和线上食品行业人均消费水平从2014到2017年连接保持两位数增长;零食在线上食品品类贩卖占比分布中占比最大,是2016、2017年线上食品的第一大支柱品类;从2013到2017年线上零食贩卖五年间保持连接增长。


  当一个品类变成大品类和遇到互联网这两件事同时发生,这个品类中长出来的品牌,就具有互联网品牌的属性:既是品牌,也是渠道。三只松鼠如此,名创优品和小米有品也一样。


  那么,接下来,零食行业会往哪个阶段发展?在我看来,既然零食已经是接近刚需的大品类,且凑巧赶到了线上线下融合的新零售时代。接下来,零食行业会出现新“苏宁”,即新型的品牌专门店。


  这个结论不只适用于零食,它适用于很多满足吃饱穿暖基本需求以外的新品类。中国现在不仅是世界工厂,还是世界市场。当前台的需求变得大众化,也即是品类变得足够大,以及当后台的供应链变得成熟,只要品牌能够整合制造端,就可能成为新的品类品牌,并出现新的品类品牌和品牌专门店。未来,在中国,这样的品类品牌专门店会有很多。


  然而,当下的线下环境和苏宁、国美、来伊份、良品铺子时期已然不同。彼时,房地产商业化在各线城市第一次启动,产生了大量的可租售面积,线下连锁品牌享受到了相对低廉的房租,中长期租约也使得它们没有被租金普遍上涨而影响。现在一二三四线城市的商业房地产都经历了起码一轮涨价,零售项目去到线下的时候,已经没有房地产红利了,它们需要有足够高的效率。


  刚才提到,三只松鼠没有像靠网购家电起家的“京东”一样成为渠道品牌,而是更像坚果零食界的“小米”。它们到底有哪些相似之处?


  小米和三只松鼠都是从线上起步,都享受到了一拨流量红利,最后变成了所在品类的代表品牌。它们都进行过产品扩张:小米是从卖手机到卖各种电器,三只松鼠则是从卖坚果到卖各种零食。它们也都顺应零售环境的变化,从纯互联网发展为做零售的全渠道。


  此外,和小米一样,三只松鼠目前没有自己的生产制造工厂。如果我们撇开“自建工厂=质量保证”这种固有思维,理性地思考,不难得出三只松鼠确实不需要自建零食生产工厂的结论。


  简单来讲,作为世界工厂,我们有全世界最好、最多、最全的供给。中国食品工业的加工能力很强,不仅供给中国,还供给全世界。据商务部流通家当激动中心统计,2012年到2016年,中国零食行业出口的增长态势很平稳,5年间增长了15.12%。2016年,零食行业出口交货值为1574.67亿元。


  是的,食品生产端已经完全够用乃至过剩,我们缺的不是重新做一遍供给和生产,真正稀缺的,是把用户需求和优质供给连起来,变成新的产品。这也是过去两年三只松鼠下功夫的地方——做用户洞察,做产品创新。


  此外,不同于国外,饼干一个品类就能占到零食市场约30%的份额。在中国,因为各个区域和历史文化渊源不同,我们消费的零食非常多元。


  薯条、开心果、泡面、蛋糕、话梅、鸭脖子(没错,我们已经吃出了3家鸭脖子上市公司),想到零食,我们头脑里蹦出来的东西可能完全不一样。


  即便对于同一种零食,同一种口味,我们也有不同的理解。好比牛肉,它以风干牛肉、卤牛肉、肉脯等多种形态出现。好比,辣味,它可以细分为香辣、酸辣、麻辣、甜辣,即便是同一种辣味,辣度还有层次之分,咪咪辣、微辣、中辣、特辣、变态辣……


  换句话说,我们已经没法给零食下一个确切的定义了。它意味着,在需求端已经不存在什么垄断性的单品,或者说在休闲零食的细分品类中,没有绝对的赢家。因此,做休闲零食品牌,拼的不再是单品效率,而是系统效率最高,以让用户可以一站式购齐。


  从这个角度,你也能理解为什么三只松鼠不自建零食生产工厂相对更合理。一家工厂能加工多少品类和变动性的产品?自建一家工厂,多加一个产能,并不能影响和改变整个供给端的情况,也没有什么优势可言。我们与一些全球知名的外资食品品牌的负责人交流,他们也坦言,过半的产能并非来自自有工厂,也不需要所有的产能都通过自有工厂实现。


  回归本质,相比自建工厂,当下消费零售平台最缺的是产品创新和研发能力,并带动后端的供应链一起晋级。至于食品安全题目,我想这是流程控制的题目。


  我和章燎原探究过这个话题。他补充说,品牌方惟有规模足够大,和供应链同盟时,才有谈判和议价能力。当品牌方很小时,工厂可以很傲娇,“我生产的东西,你爱卖不卖。”


  现在,规模接近100亿的三只松鼠,依托可观的规模和对用户需求的洞察,已经撬动了大量中国的优质食品制造产能。它和生产端密切同盟,以数字化推进食品家当晋级、进步,使其更适应当下和未来的零售业态。


  说到当供应端已经富余,无需自建工厂,只需把控供应链,有没有好的例子呢?科技巨擘苹果一直是典范。苹果在全球拥有700 多家零部件供应商,其中大约一半都在世界工厂中国生产。真的要感谢中国的制造业,它庞大、完善、高效。


  举一个苹果掌控供应链的例子。中国有家公司叫瑞声科技(HK:02018),它给苹果做声学元器件,有几条生产线专门供应苹果。


  为了掌控这条关键供应链,苹果提供了所有的控制软件、电脑、ERP系统。瑞声负责生产线的人经常会收到苹果的邮件,说某一条产线的某一个地方有点题目,然后苹果来开权限,让瑞声的生产线负责人去现场查看。此外,苹果还有二十来位工程师轮流驻厂。简单来说,原则上除了设备和工人是瑞声的,剩下的都由苹果控制。


  不过,零食产品的技术含量不同于苹果手机这类硬科技产品,前者的创新容易被复制。当市面上的玩家都变得一个样,即便是最初那个创新者,也需要再往前迭代一次。


  家当兴衰,潮起潮落。何止零食行业,在消费零售平台的任何细分行业里创业,都要求创业团队能感知变化、顺应变化、不停迭代。原因很简单。每隔两三年,任何一个零售平台的供需关系都会变一次:左手是需求的变化,右手是生产供应和渠道的变化。更残酷的是,现在左右手的变化都在加速。最终能崭露头角并赢得竞争的,是能抓住变化,把综合效率做到最高的人。


  不过话说回归,我们早已是世界工厂,现在又成长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市场,这是难得的消费创业时机。


  本篇总结


  伟大的企业都是时代的。


  当前台的需求变得大众化,也即是品类变得足够大,与此同时后台的供应链变得成熟,只要品牌能够整合制造端,就可能成为新的品类品牌。


  中国拥有难以想象的制造业,全球接近70% 的主要消费品的产能都在中国。我们缺的不是重新做一遍供给和生产,而是把用户需求和优质供给连起来,变成新的产品。


  过去十年,各线城市的地产费用都涨了起码一轮。今天的新零售项目去到线下,要有更高的效率,因为地产红利没有了。


  本日思考


  哪些品类正走在变成刚需大品类的路上,有可能成为所在品类的产品品牌“小米”?


  欢迎在文末留言,分享你的看法。


空包网 https://www.213301.com

上一篇:你好空包网浅析:男子误入网上赌博平台输150万元 为戒赌纵火坐牢

下一篇:发空包什么快递最便宜浅析:党员干部过组织生活会要克服“四怕”心理

最新文章

最热文章